三立期货为其实际控制人个人借款提供担保

2020-05-22 03:56

去年操纵案件另一个特点是,上市公司利益相关方与操纵方合谋操纵情形出现。如蝶彩资产实际控制人谢风华与恒康医疗实际控制人阙文彬合谋,以“市值管理”为名行操纵牟利。

针对这类案件,证监会将其作为专项执法行动第一批案件进行查办。调查发现,这类案件呈现涉案主体违法手段多样、违法类型交织等特点。有的为了实现重组上市时的业绩承诺,虚构承揽境外工程项目进行财务造假;有的为了避免多年连续亏损触发退市条件,提前确认收入,将亏损虚构为盈利;有的为了完成所谓的“业绩承诺”,避免触发股份注销条件,人为调节利润;有的在工程项目没有具体实施的情况下,声称重大工程已经完工。

2017年,证监会对期货市场违法案件处罚3起。廖山炎操纵“普麦1601”期货合约,上海有色金属交易中心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扰乱期货市场秩序,三立期货为其实际控制人个人借款提供担保,导致账户被人民法院冻结,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,均依法受到相应的行政处罚。

主要表现为:涉案账户控制关系趋于复杂,如鲜言控制多名自然人账户、14个信托账户、28个homs交易单元操纵“多伦股份”;骄龙资产使用资管计划证券账户操纵“广汽集团”;穗富投资使用20余个资管账户操纵“宁波富邦”。

去年内幕交易的新特点包括:行为人试图借用“马甲”账户进行内幕交易以逃避制裁,如徐玉锁内幕交易“远望谷”案,刘晓忠内幕交易“唐山港”案,李铁军内幕交易“益盛药业”案等。

一些不法分子实施跨境、跨市场操纵行为,如唐汉博利用“沪股通”跨境操纵“小商品城”,唐汉博、唐园子等操纵“同花顺”等股票案,罚没款合计超12亿元。

对严重损害“新三板”市场违法案件处罚5起,其中,中泰证券与易所试公司合谋操纵该公司股票,哥仑步未及时披露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辞职信息,晨龙锯床未及时、准确、完整披露与关联方资金往来情况,鸿铭科技未及时报送、披露重大资产重组事项,枫盛阳未按规定及时披露对外担保、资金占用事项,均依法受到行政处罚。

操纵市场案件与其他案件类型相比,涉案金额及非法获利日趋巨大,证监会的处罚力度也同时加大。如鲜言操纵市场案违法所得5.7亿余元,被罚没款超过34亿元;朱康军操纵市场案违法所得近2.7亿元,被罚没款超过5亿元;对徐留胜操纵“天瑞仪器”等7起获利在千万以上案件,罚没款均超1亿元。

信息披露违法类案件在所有领域中处罚数多,案件典型。如受市场高度关注的慧球科技“1001项议案”违法系列案、九好集团与鞍重股份“忽悠式重组”案、雅百特财务造假等案件,证监会均作出严厉处罚。

从专项行动查处情况看,这类案件仍然呈现违法交易金额巨大等特点,涉案金额往往超千万甚至数亿元。有的主体因操纵市场违法被查处后,又因内幕交易再次被调查,有的上市公司在筹划重大事项时,反复出现内幕信息泄露行为。

调查还发现,有的公司实际控制人指使下属财务舞弊,在重大信息依法披露前违规减持;有的公司高管利用职务便利,控制上市公司以明显不公平的条件与利益关联方进行交易,损害上市公司利益。

有些案件内幕信息传递链条长、涉案主体多。如吴福利泄露唐山港内幕信息案、王文平泄露江苏索普内幕信息案、冯玉露泄露中科英华内幕信息案、张江泄露“*st新材”内幕信息案等。

分析发现,上市公司并购重组领域依然是内幕交易高发地带。60起处罚案中有44起涉及资产并购重组事项,占比为73.33%。从2017年内幕交易作为第三批专项执法行动看,内幕交易发生的环节还包括“高送转”环节和“股权结构变化”环节。如有的单位在“举牌”上市公司过程中,相关人员及其近亲属利用“举牌”信息内幕交易;有的民营企业实际控制人在收购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股权过程中,向其客户泄露收购信息。

证监会称,盛世嘉和投资基金管理(北京)公司、深圳前海新富资本管理集团公司、广东中大创业投资管理公司、广东盈隆汇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、湖北运鸿创赢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等私募基金管理人,违反私募基金相关监管规定,存在不同程度未按规定办理基金产品备案、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、向不特定对象宣传推介产品、承诺最低年化收益率、挪用基金财产、未评估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等违法违规行为,依法受到行政处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