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有人问我

2020-05-25 21:04

“我们在路两侧用沙柳做成网格沙障,固定沙丘,再用人工和飞机大面积飞播牧草同步绿化,同时配套大规模的人工种树、种草,最终通过建立绿化带锁定道路两边的沙丘,防止其对道路的吞噬。”王文彪说。

1997年6月16日,在杭锦旗政府以及亿利集团等多方筹措下,库布其穿沙公路动工。1000多人组成的筑路大军,在13万杭锦旗父老乡亲的集体支援下,分三路开进沙漠,一米一米地将这条生命线向外延伸。

“起初,我是为了盐场更好的明天而奋斗,当盐场变集团,我是为了集团更好的发展而奋斗,当集团的经营越来越有成绩,我开始为整个库布其而努力。”王文彪说。

1999年,库布其沙漠腹地的第一条穿沙公路正式建成通车,这65公里的穿沙公路,让库布其沸腾了。

穿沙公路通车后,有农牧民兴办沙漠旅游,每年收入上百万;种养之路探索出来后,有农牧民成了种养大户,住上了别墅;多元化产业建立起来后,有农牧民成了产业链上的合伙人,创业兴业;更多的农牧民跟着亿利一起继续向沙漠要生态,靠生态搞发展……

30年,库布其沙漠从祖国正北方的一块“黄褐斑”变成了一枚“绿宝石”。

种下去的树一棵接一棵地活了,组成一道道防护墙。到20世纪90年代初,整个盐场已焕然一新。

1988年5月,29岁的王文彪请缨下海,到库布其沙漠腹地的一个盐场做厂长。此时,盐场18平方公里的盐湖已被黄沙覆盖,处于破产边缘。

从盐场变身为现代企业的亿利,面临的另一个大问题是交通的制约。盐场产区与火车站的直线距离只有60多公里,因为沙漠的阻挡,一下多出了将近5倍的路程。

没有成熟的经验可借鉴。柳树死了,换杨树;背风坡种不活,到迎风坡去种;今年不行,来年继续种……

为了让盐场活下去,王文彪启动了一项工程:每卖一吨盐,从销售收入中提出5元钱用于沙漠治理。

曾经被认为是“疯子”的王文彪,改变了库布其,改变了亿利集团的命运。

2017年,联合国发布了全球首份生态财富报告指出,亿利库布其治沙创造生态财富5000多亿元,带动10.2万人脱贫。

“如果有人问我,家乡是什么味道,我想,那就是沙土味。”回忆当年,王文彪仍旧无法忘记:“终日满眼风沙,早晨一睁眼,床上一层沙子,吃饭时一端碗,饭里面还掺着沙子。”

如今,库布其的沙尘天气已显著减少,降水量大幅度增长。天鹅、野兔、胡杨等100多种绝迹多年野生动植物再次出现。2019年春天到库布其七星湖歇脚的疣鼻天鹅数量创下新的纪录,超过了1千只……